獨角鯨的「角」VS劍魚的「劍」,誰才是海中第一神兵利刃?

先給不熟悉這倆的讀者稍微掃下盲,關于獨角鯨:

它最出名的就是這根有點玄幻的「角」了,在古代歐洲不少王室深信它可以驅魔和解毒——丹麥皇帝用它來鑄造王座。伊麗莎白女王收到一支,1萬英鎊,是當時同等重量黃金價格的十倍,足以買下一座城堡。而奧地利的卡爾五世直接用兩根獨角鯨的「角」來抵償國家債務,相當于外匯貨幣了屬于是。

原來獨角鯨一共有16顆牙,全退化了,就剩倆,一顆藏在口中,而另外一顆會在雄性獨角鯨大概1到2歲的時候,從上唇偏左一丟丟的地方刺穿出來,然后慢慢變長,直至我們看到的模樣。在很小的機率下(不超過千分之二),會出現兩顆犬齒一起探出來的情況,叫作雙角鯨。

看過我之前文章的朋友應該都明白一個道理:但凡動物身上出現極其浮夸且沒有必要的器官,有一個算一個有倆算一雙——全是為了吸引異性。

往遠了說,4億年前胸脊鯊腦袋上的大熨斗。

泥盆紀的胸脊鯊

往近了說,6500萬年前棘龍背上的小帆旗。

白堊紀晚期的棘龍

都是為了在女人面前顯擺,獨角鯨也是這德性——誰的牙更長、更粗,代表誰越強壯,就能擁有更多的雌鯨!

當然,這牙也不純為了裝那啥,還使有一點實用價值的,那就是當「天線」使——獨角鯨可以通過這根牙來接收外部鹽度、溫度和壓力的變化。

獨角鯨牙構造

你要問為啥我這麼清楚頭頭是道?因為這玩意我有一根,放在我私人海釣博物館里。

再來看看劍魚,它是海洋中游速最快的動物,也許沒有之一。

唯一能和劍魚拼一拼速度的,大概就要數同為鯖亞目的旗魚了。事實上,在海里由于存在上下縱深的影響,很難精確測流量魚的游速。比如,曾被公認為游速最快的旗魚,時速可達110公里/小時,怎麼來的呢?——很久以前的某次釣魚大賽,一個選手中了旗魚,漁輪出線的速度約等于旗魚沖刺時的游速。

但澳大利亞的一家金槍魚養殖公司,在駕駛飛機尋找魚群的時候,曾經發現一條因為受驚而瘋竄的劍魚,根據當時飛行員目估,這條劍魚的速度不會低于140公里/小時。

除了游速逆天,劍魚的這根「劍」也相當兇殘,它屬于上顎的延長,既非牙齒,也不是骨頭,一定要用人類器官組織對標,只能成分上更接近「指甲」。別小看這根「指甲」,其密度和硬度遠遠高于我們人類的頭骨,且極富韌性,我們哺乳動物的骨骼一般彎曲程度達到2%,就折了,而劍魚的這根劍允許有4%的形變!

神兵利器+無敵游速,兩者相加,造就了劍魚發起狠來,基本誰來誰死,比方:

海灘上經常能發現被劍魚捅死的鯊魚

堅硬如海龜殼,一劍穿心

甚至發生過人被劍魚擊穿要害不治身亡的事件。也許有人又要說了,濤哥你又知道了?

是的,因為我親手釣過。

我在馬來西亞海域釣獲的劍魚

在通常情況下,生活在溫熱帶的劍魚,終其一生都不會遇見生活在寒冷海域的獨角鯨,但不妨開個腦洞,要是真掐起架,誰贏面更大一些呢?

想要玩明白這盤斗獸棋,先得看下雙方面板數據。成年獨角鯨5米,加上牙六七米上下,體重在1噸以上。而成年劍魚的體長很少超過3米,體重也僅在250公斤左右。因此,從重量級上判斷,就仿佛一只大點的哈士奇和東北虎,明顯獨角鯨占優勢。

再從機動性上判斷,這點獨角鯨沒法比,能看到人劍魚的尾燈已經算超常發揮了。

再從戰斗方式上比較,盡管雙方的主要攻擊手段都依賴自己的「長矛」,但正如前文所述,獨角鯨的「角」本質上是一根布滿了牙髓神經的牙,因此,如果打斗程度過于激烈,產生了磨損甚至折斷,這絕對屬于疼他母親給疼開門——疼到家了。

大家都是哺乳動物,想想我們人類牙疼有多要命,就不難理解了。

反觀劍魚,那根「劍」本質是一段骨骼化了的下顎延伸,更像是一根沒有神經的「指甲」——沒聽說過剪指甲會感到疼的。沒有生理上的后顧之憂,合理判斷,劍魚在戰斗的時候會比獨角鯨更為悍勇和殘暴。

綜上所述,假如在獨角鯨和劍魚狹路相逢,必須要打一場遭遇戰,那麼戰斗過程極有可能是體型較小的劍魚閃轉騰挪,依靠游速不斷在獨角鯨身邊尋找戰機,而獨角鯨只能略顯笨重地小范圍調整游向,用自己的牙試圖抵御來去飄忽的劍魚。而一旦劍魚找準時機,便會借助閃電般的速度上前刺一下,接著擺頭拔出,如此反復,直到把獨角鯨刺死為止。

盡管劍魚體格較小,但大致情形,應該類似這樣:

事實上,從人類對于雙方的器官用途,也能略窺一二。獨角鯨的牙,好看,華麗,昂貴,用作權杖裝X用。

而劍魚的「劍」,那可是實實在在地被人類做成了搏殺用的武器:

劍魚吻匕首

古代太平洋群島部落普遍使用的一種利刃,用劍魚尖利的吻制成,具有極強的殺傷力,不比鋼鐵兵器差。

用戶評論